八旬“老愚公”北运河畔种花忙

来源:九八生活网   编辑:邹元昊   浏览:86308 次   发布时间:2019-02-24 00:06:30   打印本文

至于这几名犯事之人以及袁无天、袁推山一应家眷,就请石府家主还有这位兄弟直管处置即可,大可不必理会小荒山众人。”杨立来到牛家庄的时候恰逢牛家庄闹这事情。“应该是筑基境界无疑……”

不过,几人眼见着石暴似乎并没有理会他们的打算之后,也就纷纷倒身而出,随即发一声喊,向着小荒山山顶方向跑去。这样的形势逆转,让他们都有些难以接受。

  编者按 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一个重大国家战略。5年来,京津冀三地立足当前、着眼长远,坚持优势互补、互利共赢,有力有序有效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取得显著成效。从今天起,本报推出“京津冀协同发展这五年”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春节前夕,习近平总书记再赴京津冀三省市考察,主持召开京津冀协同发展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从全局高度和长远考虑为下一步科学谋划、加快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指明了目标和方向。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京津冀协同发展。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先后6次赴京津冀三省市考察调研,9次主持召开中央重要会议研究谋划和部署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把脉定向。5年来,三地携手合力、扎实推进,从交通先行、经济增效,到生态向好、服务共享,京津冀协同发展正一步步从蓝图变成现实。

  抓住“牛鼻子” 打造“新两翼”

  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牛鼻子”,也是能否真正实现协同发展的关键所在。

  在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国力看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表面上是做减法,实质上是为北京腾出空间做高质量发展的加法,雄安新区作为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载地,与北京城市副中心形成北京新的“两翼”。

  “目前,河北雄安新区和北京城市副中心规划建设正按照高标准、高质量要求稳步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林念修表示,已有2600多家一般制造业企业疏解退出北京,700多个市场得到疏解提升,800多公里“断头路”“瓶颈路”被打通、扩容,一批重大改革创新举措出台实施,京津冀协同发展取得显著成效。

  新年伊始,北京城市副中心控制性详细规划正式获批并对外公布,而随着市级机关正式迁入办公,标志着北京城市副中心已有序拉开城市框架;与此同时,与北京城市副中心相隔百余公里的雄安新区,随着《河北雄安新区总体规划(2018-2035年)》《白洋淀生态环境治理和保护规划(2018-2035年)》的批复实施,也将转入大规模发展建设新阶段。

  “雄安新区和北京城市副中心已从顶层设计阶段转向了实质性的开工建设阶段。下一步,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点,是进一步提升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的效率和质量,积极探索人口经济密集地区优化开发的新模式新路径。”高国力说。

  聚焦重点领域 实现率先突破

  作为全国首个跨省级行政区五年规划,京津冀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三五”规划构建了明晰的京津冀协同发展体系,出台了土地、城乡等12个专项规划。其中,交通、生态、产业三大重点领域先行启动、率先突破,成为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最直接、最有效、最实在的抓手。

  协同发展,交通先行。经过5年努力,以轨道交通为骨干的多节点、网格状、全覆盖的互联互通综合交通网络已初步形成,“轨道上的京津冀”正成为现实,特别是京津冀环形列车、通勤早晚动车等轨道交通开行,让环首都“半小时通勤圈”覆盖区域逐步增大。

  生态治理和保护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基础,更是备受关注的民生工程。5年来,京津冀三地加快打破行政区域限制,携手打响蓝天保卫战、启动水源修复工程、强化土壤污染源头治理,不断建立完善生态管治制度,区域环境容量和生态空间不断扩大。2018年,京津冀区域内13个主要城市PM2.5平均浓度为55微克/立方米,较5年前下降48.1%。

  产业转型升级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关键支撑。5年来,三地明确产业发展定位,理顺产业发展链条,推动建立区域间产业合理分布和上下联动机制,产业升级实现了“1+1+1>3”。

  高国力介绍,目前,包括北京现代汽车沧州第四工厂、张北云联数据中心、承德大数据产业园区等京津冀大数据走廊项目在内的一批重大产业项目已投产运营,未来三地将进一步加快产业分工协作,加强优势互补,打造立足区域、服务全国、辐射全球的优势产业集聚区。

  加大改革创新 推动高质量发展

  5年来,京津冀三地打破“一亩三分地”思维定式,整体协同性越来越强,目标同向、措施一体、优势互补、互利共赢的协同发展新格局已初步显现。

  “过去5年,京津冀协同发展总体上处于谋思路、打基础、寻突破的阶段,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进入攻坚克难的关键阶段,需要下更大气力推进工作。”林念修表示,将以更大的决心和勇气,朝着既定的目标一步一步前进,一茬接着一茬干,一张蓝图干到底,努力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考中交出一份优异答卷。

  京津冀协同发展越深入,对深化改革和创新发展的要求越高。据悉,除继续抓牢“牛鼻子”、积极稳妥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外,下一阶段,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将着力从高质量高标准推动雄安新区和北京城市副中心规划建设入手,进一步向改革创新要动力,充分发挥其引领高质量发展动力源的作用。

  京津冀协同发展,要坚持“一张图”规划、“一盘棋”建设、“一体化”发展,更要在民生领域补短板强弱项。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社会所副研究员邢伟表示,在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进程中,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不断强化生态环境联建联防联治,促进基本公共服务的共建共享。

  人勤春来早,奋进正当时。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一个系统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在这场伟大的历史性工程中,我们既要形成“发展合力”,更要保持“历史耐心”和“战略定力”,加大改革创新,推动京津冀走高质量协同发展之路。(经济日报记者 顾 阳)

青袍少年退到另一处草丛里之后,这才看得分明,原来来者非别,却是雷曼草,那个最初引发第一战的人物。杨立放下身心之后,一根绷紧的弦终于松弛了下去,可算见到了亲人了!他眼皮一翻,头一歪,白眼珠多过黑眼珠,就此倒了下去,于草丛当中不省人事!只是如今修炼《聚气术》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进步竟是变得十分缓慢。

  王景春咏梅柏林电影节双双“擒熊”,王小帅新片讲述中国家庭悲欢变迁
  愿所有爱都能“地久天长”

  本报记者 袁云儿

  北京时间2月17日凌晨,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闭幕,中国演员王景春、咏梅凭借《地久天长》包揽最佳男女演员奖两座银熊奖杯,创下华语片在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的新纪录。该片由第六代导演王小帅执导,讲述了两个家庭长达三十年的悲欢变迁。

  首映

  现场看哭不少国内外观众

  宣布获奖结果时,王景春还没反应过来,旁边的王小帅大喊一声,高兴不已。五年前,王景春坐在台下,见证好友廖凡凭借《白日焰火》获得柏林电影节最佳男演员;这一次,他由旁观者变成亲历者,“擒熊”成功。这也是王景春继2013年东京电影节之后拿到的第二个A类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

  在《地久天长》中与王景春饰演夫妻的咏梅也拿下最佳女演员奖。此前,咏梅多在国产剧中以温柔知性的贤妻良母形象出现,这是她第一次在电影中出演女主角,没想到一击即中。这次她的角色内敛隐忍,颁奖前并不是热门人选。

  最佳男女演员同属于一部影片,在柏林电影节历史上实属罕见,对于华语片来说更是首次。《地久天长》的获奖潜力在作为主竞赛影片压轴亮相时,就已露出端倪。该片公映时,电影节已进入尾声,连轴看片的观众已很疲惫,影片还长达三个小时,但即便是这样,媒体场和第二天的公映场依然满座,映后见面会气氛热烈,记者们久久不愿散去。

  《地久天长》可能是今年柏林最“好哭”的电影。前去报道的中国记者互相交流时,问的都是“你哭了几包纸巾”;2月14日首映礼上,该片主演第一次看到全片,也都哭得稀里哗啦。主演杜江说,他看到电影节一位工作人员看完影片后,带着哭腔评价:“这不是电影,这是生活。”

  身在现场的影评人“二十二岛主”说,自己看《地久天长》那场时,身边外国观众也有抹眼泪的,他们可能并不了解中国国情和所经历的往事,但也被最真实的血肉亲情和“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友情所打动。“这种情感其实很‘中国’,尤其像对于孩子的眷恋、对于工作和面子的在意、对于故交的珍惜等,但王小帅用他的故事和镜头,做到了足够的共情,使得外国观众也能随着这两家人的离合感受悲欢。”

  “对王小帅而言,这次获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鼓励和认可,像他这样的第六代导演也许可以进入创作的新阶段。”制片人关雅荻说:“中国现在变化太快,电影行业人才辈出,新老交替,王小帅给‘老同志’做出了榜样。他们可能拍不了《流浪地球》这样的商业大片,但创作的精气神依然很好,仍然可以拍自己擅长的东西,百花齐放。”

  主题

  展现中国人的隐忍和坚强

  在上一部长片《闯入者》后,王小帅就开始筹备《地久天长》。他依旧在“朝后看”,但不同于《青红》《我11》《闯入者》等作品聚焦于“三线建设”题材,这一次,他的野心更大,视角更宽,因为《地久天长》是一段长达三十年的中国家庭史诗,人物多,空间跨度大,还涉及到知青返乡、计划生育、下岗大潮、房地产热等一系列时代大事件。

  “《地久天长》是一个中国工人家庭的变迁史,也是一部中国近三十年的变迁史。”新浪电影记者何小沁评价,该片是王小帅“个人风格集大成之作”。在她看来,经历过纯艺术片探索、在艺术与商业间摇摆阶段的王小帅,在这个时机下拍出《地久天长》,并不意外。“就像贾樟柯的《山河故人》一样,王小帅也将目光投向他曾经熟悉的那些地方,从20世纪80年代一直讲到如今,展现底层中国人面对悲剧命运的隐忍和坚强。”

  不过,片中人物的宽容隐忍,也被一些评论认为该片对时代和社会的批判性有所削弱。对此,王小帅坦言,自己是从周围父辈母辈身上感受到了善良慈悲的美德。“一个人不管遇到多大挫折,他们还能活下来,还能宽容对方,这是很了不起的,是我的理想。所以我想把这样的福报放在电影里,让这样的福报扩散出去,要宽容善良,不要勾心斗角地诋毁。”

  如何搭建场景和细节,花了王小帅很多精力。如今想找到一处像样的废砖房已经不容易,剧组曾经在内蒙古相中几处场景,谁知又赶上当地要求把所有老红砖房刷成粉色。剧组一下子就崩溃了,之前还能利用现有的老房子省点儿钱,最后只能重新搭景拍摄。

  表演

  给演员最大即兴发挥空间

  包揽柏林电影节两个最佳演员大奖,说明《地久天长》在表演上的成功。除了偶像明星王源,该片几位主演都是那种名气不大但演技有口皆碑的实力派,一方面是为了节省成本,另一方面,观众不太熟悉的演员演起普普通通的一家人,反而更容易入戏。

  从几位演员的回顾中不难看出,王小帅这次在调教演员上给予了他们尽可能大的发挥空间。王源进组拍第一场戏,求着导演讲戏,但王小帅轻描淡写回道“用不着,直接上就行”;杜江在片中有一段长告白,结果王小帅说“要不你先自己尝试写一下,我们也没准备具体的台词”;王景春说,片场很多戏都是即兴发挥,比如一开场就是吃饭戏,大家只排练了一下调度,就开始吃饭,很多生活化的台词都是演员即兴演绎,比如“奖你三个花生米”。

  不过,空间大不意味着不努力。咏梅花了四个月时间准备剧本,“开拍前,人物和剧本都已经活在我的身体里了。”进组前,她还去福建一个小渔村体验了一个星期的生活,最后已经能靠织渔网为生了。体型稍胖的王景春为了角色去减肥,一个月内从84公斤瘦到69公斤,因为他要从人物的二十多岁开始演,“上世纪80年代的人哪有胖的?必须瘦。”中年时要稍胖一点儿,晚年他又得瘦回去。

  片中人物命运坎坷凄苦,拍摄时演员基本不需要太调动情绪,就能很自然地泪如雨下,但王小帅选择了最克制的那一种。他要求演员一定不要太外放、太夸张,得收着演。在拍成的条数中,他也会选择最含蓄、最克制的那一条。因此,《地久天长》的故事虽然催泪,表演却几乎没有洒狗血,这种细腻微妙的表演风格也受到了国内外媒体的一致好评。

  影片片名来自世界名曲《友谊地久天长》,这支旋律仿佛是几位主角的人生注脚一般,多次出现在片中。发表获奖感言时,王景春说:“愿全世界所有的情感和爱都能地久天长。”或许,这也是王小帅最希望通过电影表达的东西。

姜遇猛然睁开双眼,随眼运转之下,两道蓝色的十字线条发出耀眼的神光,哪怕是不久前被金老暗算,虽然还留有后遗症,依然不会影响他对敌。“好嘞,三位贵客,稍等!”店中伙计伺候三人入座,就已是急忙客栈后堂传呼去。杨立略微抖动手腕,瞬间便将小鸟放飞在怪物身后。杨立在观察当中,发现了诡异的一幕:那只小鸟在起飞的一端被杨立眼睛看见,中间隔了一段“消失”的距离之后,才又被杨立的眼睛看见。

本文链接:http://wlwolfe.com/2019-01-28/50340.html